思念 文:曹祐謙



思念

文:曹祐謙

以前的人思念一個人,比現在人來的簡單,他們可能手上抓著一樣對方留下來的東西,可能對著一幅畫,一張相片,甚至是一封信,一支用過的筆,然後就可以回憶起對方的音容笑貌,回憶起在一起的開心時光,發一下午呆,輾轉反側一個夜晚。以前人的思念,可能正因為音訊全無,所以越來越想,沉澱的越來越深。

現在人的思念,比以前的人複雜,因為我們的訊息太多,溝通的渠道也太多,打開facebook可能看見對方的訊息,打開whatsapp又看到對方的上線時間,居住在同一個城市裡,更有機會隨時聽到對方隻字片語的消息。對方就近在咫尺,對你來說那距離卻遠若天涯。

但這就是故事的全部嗎?不是的!在以前人眼中,現在的人無疑比以前的人幸福,至少他們能夠聽到對方的消息,感受到對方還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現,知道對方仍在同一個城市裡,呼吸著一樣被污染過的空氣,仰望著一樣的高樓大廈,只是見不到,碰不到,但對方至少還在,「還在」這便是以前人思念中最希望得知的一環。

有無數的人,日夜思念心中的那個人,但得不到任何消息,很多時候我很佩服,他們是怎樣捱過去的,無論因為戰爭,因為分離,因為少了通訊方式,要得到對方「還在」的消息,變得遙不可及,在茫茫世上搜尋一個人,何其困難!

一對一專業婚戀配對及顧問服務 one to one matching DatingMatchingLove.com 月老紅線

所以有《海角七號》的老婆婆,有《麥迪遜之橋》的Francesca,把那個記憶留了一輩子。現實生活中,當年隨國民黨遷台的老兵們,很多都有妻子、未婚妻在大陸,沒有辦法跟隨軍隊一起遷徙,於是狹長的台灣海峽,就變成了比銀河還寬的距離,誰也飛不過去。

當然其中有的人另外結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卻也有那許多人堅持著要等到再次見到對方的那一天。有些人最後等到了,兩個人的思念跨越了時空,在相會的時候爆發。也有很多人等不到,曾有一個老兵,等了一輩子,再次與未婚妻見面時,她早已嫁作他人婦,有孩子,也有孫子了,回到台灣沒多久就陷入了老人癡呆,過了世。那是一輩子的期盼,最後徹底落空的一種結局,在老人腦海中的時空裡,他們應該依然相愛吧!

思念的「思」,心上面有一口田,要慢慢的種,慢慢耕耘,才可能有收成。思念的「念」,那個心上面的今字,是今天,是當下,是無時無刻,都擺在心上。

思念之所以難受,因為人類的思維快於光速,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礙人類的思緒思維,那麼相較於現實生活中的時間,自然顯得一切過得那麼慢,時間過得那般不合比例,這可能是上天給思念者的詛咒,也可能是恩賜!

有人說,當你的思念夠強,強到可以讓被思念者感受到,被思念的人會耳朵發紅,可能會鼻頭發癢,當然那也有可能是感冒。我們知道自己思念著誰,卻未必知道誰思念著我們,兩個互相思念的人在一起,是一種幸福。

思念著人的朋友,我們只能從當下無時無刻的耕耘心裡面的那口田,保護好心中的那一點幼苗,那一點希望,保護著不讓它消散,然後期盼,時間帶來一個答案!

歡迎來信yctsao@gaodingrensheng.com 邀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