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 文:曹祐謙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我時常在懷疑,現代人有多少真的重視承諾?古人所謂的「一諾千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在如今這世代就算通過重重法律規條箝制,那些承諾也依然隨時可能變成一句屁話。

沒有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東西,恐怕連放出來的屁都比其重上幾兩,我時時刻刻思考,是甚麼造成了如今這種「人無信可立」的狀態?後來我明白,這些便是予人的藉口,亦是予自己的藉口,如果人家可以不守信,我便可以,久而久之這就成為一種習慣,一種陋習,反正大家都不過是講講而已,何必那麼認真?

有時候看古裝電影,裏面的角色會在回答的時候說一個「諾」字,這個「諾」字,便是「答應了」。答應了,就代表著必須做到,不可輕言反悔。答應了君主做不到,便是欺君;在軍中答應了做不到,便依照軍令狀懲處;在日常生活中,答應了不做,那便是無信,受人唾棄。所以曾子每日三省,便包含了「與朋友交而不信乎?」

如今的人,凡事美其名自由,然後把這自由用在一切需要做出承擔與承諾的部分,從而規避其中需要付出的代價及責任。於是我們有雷曼,有金融海嘯,有那麼多的投機者,有那麼多的玩家,很簡單的一個道理,大家都不想守承諾,乾脆不做承諾,就算承諾了,在有機會使自己利益最大化過程中,也會竭盡所能的推翻原本的承諾,建立對自己更有利的條款。

一對一專業婚戀配對及顧問服務 one to one matching DatingMatchingLove.com 月老紅線

最可笑的是,那些不守承諾的人,在今時今日卻往往被視為聰明人,大家應該學習效法的對象,這不只可笑,更是可悲,因為今天你如此待人,明日人便如此待你。

這幾天看了一套電影《Looper》(時凶獵殺),中間牽涉了一個非常弔詭的概念,現在的自己做出的選擇跟承諾,30年後的自己可否反悔,站在兩個截然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問題,從而得出更令人心寒的答案,現在的確可以選擇未來,但你是否真的曾從未來的角度看過整個選擇,整個思考的過程以及電影的結局,發人深省,但也讓我對人性難免充滿更多的心驚膽顫。

諾言中最恐怖的那個環節,是當其中一方守著諾言,而另一方卻打破了這個諾言,這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部分,因為守著諾言的那方義無反顧的相信著另一方,那種全心全意的相信而被打碎的傷害,是致命的。

於是,我深怕變成這樣的怪物,每天深深自省,「與朋友交而不信乎?」

歡迎來信 LifeCoachTYC@gmail.com 邀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