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 文:曹祐謙



消失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我第一次感覺到「消失」這個概念是大約六、七歲的時候,那天我在台北舊宅的客廳裡踱著方步打轉,一抹夕陽從遠山後方透出,光透過了落地玻璃窗使整個客廳一片金黃,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更小的時候硬背下的詩詞,「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夕陽落去,我在客廳內徒如其來的感到一陣悲傷,蹲在地上哭得嗚嗚的,家母嚇了一大跳,不知道我為何哭的那般傷心,我回答了她,「因為一天過去了,消失了,不會再出現了!」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一輩子原來只有三萬天左右的概念,但我清楚的知道,就算像歌曲裏唱的「太陽落去明天依舊爬上來,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但那對我來說都是不一樣的,因為當下曾經擁有的那刻,消失了。

人大了,對各種「消失」有了更多更深刻的體會,祖父母過世,生活環境變動,從台北搬到香港,那些熟悉的東西,曾經熱切的存在於我生命裏的東西,都可能突如其來的不見,更多的時候你沒辦法抗拒,沒辦法控制,然後你會產生一種莫名的情緒,叫做害怕,因為未知,因為消失,所以害怕。我把這個概念變成了我成立「搞定人生」這個培訓公司時的一個很重要的核心理論,「三環一星」中的「未知與失去」,能夠克服「未知與失去」帶來的害怕,那會是對自己人生的一種進步,迎向挑戰。

但,如果面對那些竭力仍不可避免的消失,放手跟接受是不是像想像中那麼容易的事?

不容易,因為感情,也因為習慣。養成一個習慣所需要的時間,比改變一個習慣的時間長的多,至少對於我自己來說是這樣的。

一對一專業婚戀配對及顧問服務 one to one matching DatingMatchingLove.com 月老紅線

我們總會認為習慣的那些人事物,每天我們睜開眼睛的時候都在,我們只需要重覆,就可以簡單幸福的生活。每天習慣跟同樣的人說早安,說晚安,聽他的開心,不開心,牢騷,甚至是無意義的哼哼嘰嘰,你覺得那就像是太陽升起落下般的簡單存在,他會是你在手機通訊軟件裏面排在頭位的那一個,因為你們聊得最多,然後你會因為習慣以為無論是吃麥當勞,吃月餅,或者哪天要吃元寶蠟燭香的時候生活依然如此,可是當那個主體消失的時候,習慣才變成了那最令人害怕的事情,更令人害怕的是,你會讓自己接受這種消失,然後有一個新的他,又做著同樣的事情,直到那真正變成最後一個為止。

主體的消失是一個一瞬即發的事情,而習慣的消失則是一個過程,而你在乎的,才會變成習慣,那麼當有些人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習慣消失,習慣重整的時候,便會出現一種精神的彈性疲乏,開始那是一種不由自主的累,之後慢慢會變成對大部份人事物的淡然、抽離跟漠視,因為不想再習慣,然後不想再去重新習慣那些出現及消失。

於是便靜靜的回歸所謂的理性,讓自己的感性消失,更弔詭的是,感性也是人的一種習慣,有些人最後會用接近完美的程式模擬出那種感性,但卻不過是在處理程序,而不是真得有些甚麼感覺了。

聽來就像那種A.I.人工智能中模擬感情,又像終結者的阿諾告訴你他明白人類為什麼會流淚了,只不過更多的人在城市裏,因為那些錯綜複雜的生活結構,變成了機器。

於是,當你覺得這刻,當下的自己的所思所想正在轉變,正在重新習慣一切,如果是我,我會選擇拿起筆,打開電腦中的文件檔,把這些輸入進去,做為一個記錄,至少有些東西是存在的,就像那些有人相信的神,千萬人閱讀過的小說人物,故事裏面傳頌的英雄美人,因為有人看見,有人討論,有人相信,賦予了更多的生命力,讓那個消失的過程慢一點,就算那消失的主體與你是否再有關係也好,然後最少那個時空裏,留下了一些甚麼。

更坦然的面對自己人生中的這些留下的部分,才能確保那個真正的自己,一直都在。

歡迎來信 LifeCoachTYC@gmail.com 邀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