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那從陌陌到微信的距離II》 文:曹祐謙



小說:《那從陌陌到微信的距離II》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從我裝了陌陌開始,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個約喝茶的工具,或者是約喝酒的工具,因為我對陌陌上出現的有興趣的女生,聊到最後,都說是約喝茶的。

喝茶不是飲茶,喝茶對我來說是在咖啡店,在茶室,在酒店的餐廳,叫一份下午茶,或者是只叫一杯紅茶,薄荷茶,伯爵茶,蜜桃茶,然後抿兩口,聊幾個小時。很可惜的,大部分認識的那些人,都是說喝茶,最後沒有甚麼機會兌現。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有多少人可以在一個上班的日子裡,悠閒奢侈的去喝下午茶,跟一個陌生人聊天,除非你是那些保險人,基金經理類型的某某,要不然就是像我這種有點自由卻有點無聊的人。

就像我會空一個星期一出來,陪一個這周放星期一大假的的人,去深圳。

約喝茶變成在酒吧喝蘇打水,變成在千兩吃壽司,變成在Prive跳舞,然後變成那些濃烈的吻,變成一大早的維園散步,就像是連鎖的化學變化反應,核分裂帶來的熱能跟電能,變成那充實在我胸口的發電廠,驅使著我這個機器變回一個人。

於是那個人從陌陌被搬到了微信,被搬到了每天第一個與我對話的位置,被搬到了每天我最後一個對話的人,睜開眼,閉上眼,夢裡,就像是烙印在視網膜上的圖案,見到才是自然,所以便不能思考那見不到會是怎樣的一回事。

一對一專業婚戀配對及顧問服務 one to one matching DatingMatchingLove.com 月老紅線

時間從來都是一般的長,並不快了,也不慢了,覺得慢,是因為思念太快,是因為心緒起伏的太快,是因為那不在眼前的面容讓雙眼一片空洞,看不見人,看不見物。

偶爾我便會幻想,若有一個大的走不出的公園,那麼我們便永遠在裡面待著,於是我便把見不到的時間,當成大家在公園的不同位置,會問問對方在做甚麼,有甚麼奇遇,就算都是一樣的瑣事,也有一份安慰。人總要在扮型格的馬天尼,致失眠的長島冰茶、狂跳舞的搖滾音樂,安慰自己用的愛情電影,跟自以為是的濃縮咖啡之外,找出一些方法給大腦一些多巴胺供應,才能在那些重複枯燥的工作之中,尋得一點希望,一點快慰。

那些很久才被回覆的微信,有時會讓我詛咒那隻企鵝,然後我便慨歎,李商隱的「青鳥殷勤為探看」是多麼慢的事,算起來,這已經是飛得很快的一隻企鵝。那麼我便安安靜靜的打字,安安靜靜的等,看著手機發發呆,轉頭忘記電腦螢幕上的是甚麼。

慢慢習慣著表面堅硬,心裡柔軟,嘴上逞強,文字溫暖,把愛情裝在心裡當成發電機,習慣做回一個人類,習慣做一個參與者而不是旁觀者,習慣投入而不抽離,雙唇的柔軟與溫度讓我記憶這一切。

從陌生人到一個吻,到不願意被分開的吻,我的腦中飄出了那些不同的電影不同的音樂不同的場景,唇與唇就像從出生開始便相連,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切片,我只是緊抱著這個切片,就像電影,就像音樂,就像相片,讓其定格在那一個迴圈,那一段旋律,那一刻瞬間,然後大腦中釋出另一種語言,去描述去表達眼前,如同那個莫名其妙用”hi”的開始,我只是豁出去擁抱這段愛戀。

越來越頻密的往來電話,讓微信剩下僅存的幾句,讓陌陌累積著未開的天數,我只是相信,在深秋的寒意後,會有那溫暖的聖誕。

聯絡歡迎來信LifeCoachTYC@gmail.com

找尋現實中的戀愛?來 DatingMatchingLove.com Speed Dating 找尋你的真命天子/天女!按此擁抱幸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