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只是愛情,僅此而已 曹祐謙 (刊於2010年12月份《小說風》)


只是愛情,僅此而已 (刊於2010年12月份《小說風》)

文:曹祐謙

那天,他表白被再次拒絕,半夜走去卡拉OK,從方力申的《ABC君》唱到劉浩龍的《思覺失調》,再加許志安的《吻下留人》,附帶古巨基的《情歌王》,把所有失戀的男人的歌幾乎都唱遍了。大吼大叫的唱了通宵,聲嘶力竭之後,偏偏找不到謝安琪的《鍾無艷》,這時候才突然很傷心很傷心,沒有對方的允許,原來連付出愛都這般困難。

他很少很少愛上人,也很慢很慢才能愛上一個人,要愛上一個人,他要看半年、一年、甚至兩年,在這個甚麼都快的世界,甚麼都急的香港,根本等不起這樣的時間。他就像生錯了一個時代,就像《笨小孩》裡唱的那種男孩,「媽媽說,真心愛會愛的很精彩,結果我沒有女孩」。他知道自己不合時宜,可是能夠怎麼辦呢?他就是沒有辦法一見鍾情,他就是沒有辦法在了解一個人之前愛上對方,他也一直不相信性愛會帶來真正的愛情。

愛上一個人很慢,忘記一個人也很慢,他花了兩年也忘記不了前女友,就算被追求的對象騙了半年,他也還愛多了半年,所以他很了解,忘記不了舊愛的感覺,所以,不如抽身而出,嘗試變回那個沒愛上對方以前的自己。

他身邊的朋友並不明白,不追了,跟不愛了,一直都是兩回事。你可能不繼續追一個人,但依然愛著對方。因為愛情就像是香薰精油,是慢慢……慢慢……從你的皮膚,毛孔,血液中滲透進去,進去是一個過程,出來也是,總會有些殘餘的因子留在了那個人的身體裡,回憶裡,生命裡,然後產生一些變化,改變了一些東西,察覺也好,不察覺也好,那都發生著,發生了,直到你突然感覺到的那刻。

就像唱K,他唱歌從來都唱得很差,五音不全已經是很客氣的形容。但是偏偏他愛上的三個女生都很喜歡唱歌,也都唱得不錯。結果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心情這麼差的時候,他最後居然會跑去唱K。

第一次唱K那是在第一次戀愛剛開始沒多久的時候,那個女生帶著他跑去唱了一個下午卡拉OK,印象中那天唱的大部分的歌都是楊千嬅的。轉眼之間,這些年過去,楊千嬅都結了婚,他還是一個人。

看著《抱抱俏佳人》的他,心情五味雜陳,或者每個人人生中都曾經出現過那麼一兩個誤以為能夠廝守終生的對象,最後才發現,所愛非人,前面的路還是只能夠繼續自己一個走。

一個人走了那麼長的時間,他坦言,真的有點累,精神有點累,身體有點累,心也有點累,那是掙扎嗎?他不明白,更不知道怎樣解釋去讓其他人明白!於是只好臉上掛起微笑,繼續往前慢慢的走!

有人說,愛情是走過那麥田,選一顆最飽滿的麥穗,許多人最後左挑右選,只能空手而回。他卻從來不這樣覺得,他只是想要一個分享人生的伴侶,不需要最飽滿,只需要願意了解他,願意被他了解,願意一起上路。可是這世界上越簡單的要求,往往越困難達成。愛情總脫離不了那些互相的選擇,互相的試探,一點點緣份,一點點運氣,或者還有那一點點的手段!

一對一專業婚戀配對及顧問服務 one to one matching DatingMatchingLove.com 月老紅線

天氣轉涼,走在街上,他突然想起了那快到的聖誕,還有去年的聖誕。去年的聖誕,他與一幫朋友出去玩,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玩得太瘋,攬住了一個剛剛相識的女生,熱吻了一刻鐘,好像觸碰到那久違的愛情感覺。也就只是一個吻而已,第二天一切就如同船過水無痕。他在懷疑,這到底是都市人的悲哀,還是只是他的悲哀。

自從MP3機壞了之後,他就沒有了上網BT新歌的習慣,電視裡,大街上熱播的新歌,他一首都搞不清楚,聽的最多的歌竟然是在麥當勞裡面播的那些,每次他一個人了,就開著電腦,在麥當勞買杯五元的可樂,無糖無冰,看著小說,然後一口一口的把杯中的液體吸光,很靜,可以不用說一個字,也沒有人會要求他說一個字。

買部相機他挑了三年,從G10,LX3看到了EP-L1,NEX-5,甚至是現在的G12,LX5,也還下不了決定,可能是不夠果斷,但更可能的是就像要找一個能讓他動心的女孩一樣,很難很難。每次看到Canon的相機,他都有著一種情意結,他總會想起那個把沙拉醬混入方便麵的雀斑女孩,那個在螢幕上出現的,喜歡攝影的女孩,里中靜流。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喜歡的是靜流,並不是廣末涼子。可是說心底那句,他還記得當年兩個人一起在戲院看這套電影,很安靜,兩張票就包了場,可是身邊的那位,已經變成了故事的一部分了。

他也去喝酒,也去跳舞,他也曾經驚嘆於連16,7歲的小朋友,都比他更清楚哪間是更好的clubbing場所,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會玩點小遊戲,搭搭訕,表演一點小魔術,假裝一下會讀心,兩三年過去,他真的很懶。因為他很清楚,那些地方沒有他要的東西,他要的只是一份單純的愛情。所以就像今晚,他只是喝,三杯黃湯下肚,感覺到了,就下到舞池裡去蹦,管身邊的人跳不跳,自己跳的爽了就是了,出一身汗,搭通宵巴士,回家睡覺去。

越簡單的要求,往往越難達到。他佩服《再單身遊記》女主人翁的勇氣,但他也知道,他總是狠不下那個心去傷害身邊的人,就算平時嘴裡講的再狠,也只是刀子口,豆腐心。

前面的路還有多長,誰也不知道!2010年‧冬,喝下手中這杯白色俄羅斯,拉一拉衣領,天氣冷得嚇人!嘴裡哼著那沒填完詞,也不成調的歌:

開心不開心  我都一個人

哭泣不哭泣  等不到緣份

淚水流過漫天星河  夜太冷

被遺忘的是  曾相愛的我們……

呼出一口白煙,他笑了笑。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呢喃著:

「只是愛情,僅此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