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隨筆

有範兒 文:曹祐謙



有範兒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此段並非正文,我很長時間沒有寫過這麼「毒舌」的文章,而且是以一種我不太熟悉的筆調來述說我的觀點,這篇原本是為了內地一本雜誌而寫的專欄試稿,所以用了相對可能比較聚睛的方式來寫,實際上我還是更喜歡用我平常直截了當的方式說明問題,不過本文雖然筆法是刻意的,文章主要想表達的意念還是我想說的。)

我第一次知道「有範兒」這個詞,是在江蘇衛視收視率極高的《非誠勿擾》中的一集,一個女嘉賓問一個男嘉賓,「是不是覺得自己今天的打扮特別『有範兒』?」請原諒我這個一世人到現在頭半生在台北過剩下一半在香港混,南方出生祖籍掛名山東的人類,壓根兒真沒聽過「有範兒」這個詞,是故一下子搞不清楚「有範兒」跟《鹿鼎記》中的「馮錫範」或者是「和稀飯」是否擁有某種沾親帶故的關係。好險我可能還是有著北方人的基因,所以把這個詞品味了幾次之後,終於了解其中的含意,換成香港人看的懂的字眼,應該叫做有格調加上有型吧。

然後沒多久,我對這個詞語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恐懼,每每聽到誰說誰特別有範兒之類的句子,就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為什麼呢?讓我解釋一下。

寒晨 文:曹祐謙



寒晨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忘了有多久沒有一下子連睡接近8個鐘頭,或者比8個鐘頭多一點,西藥的確霸道,硬把我本來不太正常的生理時鐘拉回看似正常的狀態,但還是要扣除我半夜睡不安穩,又爬起床幾次,可惜藥物的副作用使人渾渾噩噩,只好回去倒頭繼續睡。

到了今早七點半起了床,寒意甚濃,除了發燒發炎被硬壓下去而帶來的寒冷,也包括了那些我嘴裡說著「與我無關」但內心深處依然擔憂的事,還有的確轉涼了的天氣。

沒撕下來的日曆寫著昨天原來是「寒露」,這意味著天氣步入深秋,慢慢秋老虎便會收起爪牙,迎接寒冬。兩個月零三天後,是我很特別的一個生日,2012年12月12日,因為我不太覺得2112年我還活著,所以今年這三個12連在一起,是我難得覺得自己生日很重要的一次,也早於一年前我就先把這個日子擺上了facebook的活動列表,很可能是我唯一一次有興趣辦的自己的生日聚會。

消失 文:曹祐謙



消失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我第一次感覺到「消失」這個概念是大約六、七歲的時候,那天我在台北舊宅的客廳裡踱著方步打轉,一抹夕陽從遠山後方透出,光透過了落地玻璃窗使整個客廳一片金黃,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更小的時候硬背下的詩詞,「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夕陽落去,我在客廳內徒如其來的感到一陣悲傷,蹲在地上哭得嗚嗚的,家母嚇了一大跳,不知道我為何哭的那般傷心,我回答了她,「因為一天過去了,消失了,不會再出現了!」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一輩子原來只有三萬天左右的概念,但我清楚的知道,就算像歌曲裏唱的「太陽落去明天依舊爬上來,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但那對我來說都是不一樣的,因為當下曾經擁有的那刻,消失了。

諾 文:曹祐謙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我時常在懷疑,現代人有多少真的重視承諾?古人所謂的「一諾千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在如今這世代就算通過重重法律規條箝制,那些承諾也依然隨時可能變成一句屁話。

沒有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東西,恐怕連放出來的屁都比其重上幾兩,我時時刻刻思考,是甚麼造成了如今這種「人無信可立」的狀態?後來我明白,這些便是予人的藉口,亦是予自己的藉口,如果人家可以不守信,我便可以,久而久之這就成為一種習慣,一種陋習,反正大家都不過是講講而已,何必那麼認真?

正負能量的迷思 文:曹祐謙



正負能量的迷思

文:曹祐謙

可能自從大家很喜歡閱讀《秘密》這本書,對於「吸引力法則」也深信不疑之後,就非常相信有正負能量的存在,好吧,能量是有正負的,這是大家在讀基礎物理的時候就理解的現象,所以電流有正極、負極(其實流動的只有電子,而電子帶有的是負極),但大家往往忘記一件事情,任何的正負能量,都有其來源的地方,不會平白無故打雷閃電,颳風下雨,正能量、負能量,都有成因。

現在人講的正能量,多數是樂觀、開心、陽光、正面思維,就是凡事相信並想好的那一面,而負能量自然就是消極、悲觀、憤怒,之類的那堆。當然每個人都希望擁有正能量,也享受正能量帶來的好處,但問題是,我們選擇對人生中的負能量視若無睹,是否真的就能沐浴在正能量的陽光下呢?

意義 文:曹祐謙



意義

文:曹祐謙

星期一回到大學參加一年一度的學系交流晚宴,離開大學生活,扣除碩士生涯來做計算,也有四年的時間了,四年,就連新學制的大學生都可以順利畢業了。

每次做分享會,都要反思一下到底人生的意義是甚麼?這個問題在不同的階段,不同的時間進行思考,都會出現不同的答案。

看過電影《艋舺》的可能會說,「意義是三小?我只知道義氣!」然後也會發現,到大家成長到一定的階段,義氣面對一大堆的人際關係,恩怨情仇,也變得軟弱無力,失去原本被賦予的價值及意義。或者,大家也會想起,《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面,柯景騰不停的在質疑,「會解這種尖酸的題目,對人生一點幫助也沒有!」不停的尋找「意義」的存在,甚至惡搞到在宿舍裡問室友,「我們這樣每天打手槍,人生有甚麼意義啊?」

蘋果(Apple)教主Steve Jobs喬布斯逝世後 文:曹祐謙



蘋果(Apple)教主Steve Jobs喬布斯逝世後

文:曹祐謙

SteveJobs 喬布斯 賈布斯 賈伯斯
蘋果(Apple)教主Steve Jobs喬布斯於2011年10月5日逝世,這應該是今天全球最重要的新聞之一。先此聲明,我不是「果粉」,不是忠實的蘋果(Apple)產品用戶,這輩子到現在唯一買過的蘋果(Apple)產品,就是一部iPhone4,而且由於是通過電訊商的上台計劃購買的,所以還沒供完。Steve Jobs怎樣通過iPod開始改變全世界,這方面的評論文章不需要我來寫,我更看重的是,「教主」逝世了,蘋果怎麼辦?

我常說一件事情,Microsoft微軟是跨國企業,但是Apple蘋果卻是宗教,因為就算全世界都在用微軟的產品,你很少聽到有人告訴你,我是Microsoft的粉絲;但是就算蘋果的市場佔有率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高,蘋果卻擁有數量眾多的「果粉」,永不止息的排隊購買所有蘋果(Apple)的新產品,甚至在新店舖開幕時,也要前往朝聖。

企業與宗教的不同

企業與宗教之間有甚麼不同?給大家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今天大家聽到比爾‧蓋茲(Bill Gates)逝世的消息,微軟的股價會不會狂跌?或者大家之後會不會擔心微軟的產品不再酷、炫、帶有強烈的個人及潮流風格?但是今天,Steve Jobs喬布斯逝世了,恐怕已經有許多「果粉」陷入恐慌,擔心在剛剛推出iPhone4S之後,沒有iPhone5,甚至以後所有的 ”i” 系列都會變得不再吸引!

最恐怖的心態:關我屁事(None of My Business) 文:曹祐謙



最恐怖的心態:關我屁事

文:曹祐謙
none-of-my-business 關我屁事
孟子說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又說:「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更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好了,如果我把以上這些句子詳細解釋,這恐怕會變成國文課本!我的問題是,大家在生活中感受到「感動」的機會多,還是感覺到「關我屁事」的機率高?

事實上,包括我在內,絕大部分的人遇到生活中原本應該產生感動的事情,都會莫名其妙,自然而然的發出「關我屁事」的怒吼聲。對,你沒看錯,真的是怒吼!那麼,到底為什麼?

決定與命中注定 文:曹祐謙



決定與命中注定

文:曹祐謙

台灣之前有兩套收視率甚好的電視劇,一套是阮經天、陳喬恩主演的《命中注定我愛你》,另一套則是張孝全、楊丞琳主演的《醉後決定愛上你》。好吧!我必須承認,兩套電視劇我都沒看過,我已經很久沒有追電視劇的習慣了。那我為何要把這兩套台劇拿出來聊?通過網絡搜尋回來的劇情介紹,這兩套台劇中男女主角關係的開始,都是那種稀哩糊塗,完全摸不清楚頭腦的開始方式!不過這不是我今天想談的重點,我想談的是,「決定」與「命中注定」的分別!

討論「決定」與「命中注定」之前,必須先理解一下以下這兩個概念,「命運」與「宿命」。很多人接受「命運」的存在,從而認為「宿命」也是存在的!

思念 文:曹祐謙



思念

文:曹祐謙

以前的人思念一個人,比現在人來的簡單,他們可能手上抓著一樣對方留下來的東西,可能對著一幅畫,一張相片,甚至是一封信,一支用過的筆,然後就可以回憶起對方的音容笑貌,回憶起在一起的開心時光,發一下午呆,輾轉反側一個夜晚。以前人的思念,可能正因為音訊全無,所以越來越想,沉澱的越來越深。

現在人的思念,比以前的人複雜,因為我們的訊息太多,溝通的渠道也太多,打開facebook可能看見對方的訊息,打開whatsapp又看到對方的上線時間,居住在同一個城市裡,更有機會隨時聽到對方隻字片語的消息。對方就近在咫尺,對你來說那距離卻遠若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