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隨筆

夢想 文:曹祐謙



夢想

文:曹祐謙

每個年紀的人提起自己的夢想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

小時候我們所追求的東西,跟成人之後追求的,可能有很大的不同,因為中間我們經過了無數的「學習」、「妥協」、「被改變」,某程度上,我們可以把這些稱為「成長」!

因為這些「成長」,我們也學會了「否定」!不是否定別人,而是否定自己!承認自己曾經幼稚,曾經天馬行空,曾經把一切想得太容易,所以我們變得「成熟」、「世故」、「現實」!我們用現在的自己,否定曾經的自己!

這很好的體現了在夢想這一環上!

看電影之「喔,就這樣!」文:曹祐謙



看電影之「喔,就這樣!」

文:曹祐謙

這是第一次我看電影看到會說,「喔,就這樣啊!」

看電影對我來說一直是一種習慣,從小除了看書之外,我並沒有太多的娛樂,從租錄影帶的年代,一直到買VCD,DVD,直到自己每星期不停的在電影院買電影票看電影。

第一套在電影院看的電影是成龍的《雙龍會》,最高記錄一天可以坐在電影院內看6套還是7套電影,在電影節或者是影視博覽的試片,這兩年多錄製影評節目《後巷電影院》的關係,一年看的電影幾乎都在200套上下,香港的電影院線會籍除了MCL的會籍我沒加入之外,其他的我全加了。

這些年來我從來也沒覺得一個人看電影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也從來不曾對看電影失去興趣。

從馮小剛談華人與英文 文:曹祐謙




從馮小剛談華人與英文

文:曹祐謙

今晚回家途中,在巴士上百無聊賴,心絮煩亂,打開《蘋果日報》的行動版,意外看到這樣的一則新聞,「馮小剛斥內地自卑崇洋,改英文名說英語為傲」,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拍手叫好!以前看衛斯理(倪匡)的小說時不明白,為什麼小說中白素或者某些人講出了一些論點時,衛斯理會站起來拍手叫好,最近可能人開始老了,往三十邁進的時候,也開始懂了!

我以下把馮大導的幾段微博引用一下,大家可以自己先看一看:

「为什么国内的公司同事都是国人,但起的都是洋人的名字?为什么国内的楼盘腆着脸叫什么"香榭里舍普罗旺斯罗马花园加州水郡"?为什么很多东北出来的艺人,一张嘴都是台湾口音?以为叫威廉姆斯詹妮佛凯瑟琳住罗马花园说台湾口音就有面子了.其实是自卑.不要骂我,我也想起一洋名呢.听说"冯"在德国还是贵族姓呢」

「中国的美术学院招研究生,往往画画好的天才因为英语不好而落选.英语好的往往专业很平庸.英语成了封杀天才的凶器.陈丹青为天才考生奔走疾呼无果,继而愤怒辞去教授差事.真他妈不明白招的是画画的还是学英语的?您办的又不是中央美术翻译学院.为什么人家美国的美术学院招生不用考汉语?」

「某年多伦多申办奥运会未遂.您猜怎么着?多伦多老百姓欢欣鼓舞上街庆祝申奥失败.记者采访问市民:为何不沮反愉? 市民脸上洋溢着笑容,答:我们的正常生活终于可以不被打扰了.这件事说明,家里刚过上好日的人才急哧白咧的往家里捡人开大趴踢.显摆.骨子里还是自卑怕人瞧不起.应该彬着,办不办两可,爱来不来.」

「我不是民粹主义,那种主义对本民族的危害远甚于崇洋.前三条微博说的都是现象,本意是想说,咱们这民族这一百多年以来直至今天骨子里都有强烈的自卑感,眼神慌张内心缺乏安全感.其中当然包括我,这是胎里带的.我孙子那辈可能会好些也有限,相信到重孙子那代神色就从容多了.自信是建立在强大的特质基础上的.」

《道》 文:曹祐謙


《道》

文:曹祐謙

很久不寫隨筆這類東西了,因為有時寫完自己回頭一看,會像是心情流水帳,缺乏可讀性,更可能充滿了對某些人、事、物的大量情緒,缺乏條理。

不過今天還是想寫一篇,最近這些時間以來遇到的各種事,讓自己在情緒上出現了一些裂口,某些狀態下甚至出現了「方寸已亂」這樣的情況。

黃霑為徐克版《倩女幽魂》中的燕赤霞唱的那首《道》,是我很喜歡的作品之一。大道三千,卻未必真的殊途同歸。長久以來思考著一個問題,「道」,是應該「以吾心代天心」,堅持自我的那些信念主見而勇往直前?還是應該博採各家之長,融會貫通,從而獲得一絲明悟,一點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