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2

小說:《Whatsapp症候群II》 文:曹祐謙



小說:《Whatsapp症候群II》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那天,Whatsapp更新版本,舊版從App Store下架,不知情理的朋友們一片恐慌,有人恐懼Whatsapp從此掛掉了,有人擔心Whatsapp要收月費,他才發現原來不只自己一個人,不懂如何生存在沒有Whatsapp的世界裡。

他的手機裡其實有Viber,有LINE,有微信,有TextMe,有Skype,有Tango,有Talkbox,但他還是只喜歡用Whatsapp,為什麼?為了那個最後上線時間,為了那兩個綠色的小勾勾,這就是原因!

搞定愛情:消費愛情 文:人生教練曹祐謙 (Life Coach Y. C. TSAO)



搞定愛情:消費愛情

文:人生教練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搞定愛情:消費愛情

我們把世界各地賣座的電影拿出來做個統整,《阿凡達》、《鐵達尼號》、《星球大戰》、《魔戒》、《吸血新世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失戀33天》,隨便數數,都跟愛情脫離不了關係。就算是一般的電影,也大多無法免俗的必須加入一點愛情的元素,就算是變態導演園子溫,從《奇異人生馬戲團》、《愛之剝脫》、《死魚》到《戀之罪》,整個基調也脫離不了愛情。

為什麼?為什麼愛情在電影的世界裏面這麼重要?

我可以給你答案,因為愛情本來就是史上最強的消費品,愛情在電影的世界裏如此重要,正因為其在生活中是如此的難求。

小說:《回魂》 文:曹祐謙



小說:《回魂》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一個人只有一個靈魂,那麼,如果變成幽靈的靈魂回來了呢?現在的我,會認得那曾經也住在這個身體內的靈魂嗎?我該像迎接出外已久的遊子般,張開雙臂擁抱那個被分離出去的靈魂嗎?

他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坐在我的面前,毫無儀態的在我的意識海裡翹著二郎腿。他是我,是曾經的我!曾經這個身體裡面只有他,沒有我,一直到他選擇了自我流放,一直到他變成了幽靈,這個身軀裡才出現了我。

電影愛情觀:《失戀33天》(Love is not Blind):失戀,是不幸福的結束 文:曹祐謙



電影愛情觀:《失戀33天》(Love is not Blind):失戀,是不幸福的結束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失戀33天 Love is not Blind

《失戀33天》是一套從網絡小說改編成的電影,2011年在內地的「世紀光棍節」(2011年11月11日)檔期上映,創下了由1500萬人民幣成本,卻造就了超過3億人民幣票房的黑馬奇蹟。以2011年而論,台灣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及《失戀33天》擁有極為相似的背景,包括由網絡小說改編,相對低成本製作,而創下不同的票房紀錄,某程度上,這是愛情的勝利,或者該更具體的稱為愛情的某些狀態通過社交網絡引起共鳴的勝利。

失戀是一種狀態

失戀,是一種狀態,是一個接受愛戀的感覺從有到無的過程,無論你之前是相戀、明戀、苦戀、暗戀,都可能會經歷這樣一種狀態。把一個人放進心裏很容易,把在心裡的那個人挖出來,卻是極為艱難痛苦的事情。

如果你說失戀是一種病,沒有人可以告訴你症狀何時可以消退,有甚麼藥可以讓你痊癒,人只能一直等,等心裏面挖出來的那人留下的空洞慢慢消失,等有另一個值得的人讓我們擺進心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