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2

小說:《那從陌陌到微信的距離II》 文:曹祐謙



小說:《那從陌陌到微信的距離II》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從我裝了陌陌開始,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個約喝茶的工具,或者是約喝酒的工具,因為我對陌陌上出現的有興趣的女生,聊到最後,都說是約喝茶的。

喝茶不是飲茶,喝茶對我來說是在咖啡店,在茶室,在酒店的餐廳,叫一份下午茶,或者是只叫一杯紅茶,薄荷茶,伯爵茶,蜜桃茶,然後抿兩口,聊幾個小時。很可惜的,大部分認識的那些人,都是說喝茶,最後沒有甚麼機會兌現。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有多少人可以在一個上班的日子裡,悠閒奢侈的去喝下午茶,跟一個陌生人聊天,除非你是那些保險人,基金經理類型的某某,要不然就是像我這種有點自由卻有點無聊的人。

電影人生觀:《追擊枕邊謎》(Kahaani):秘密的背後還是秘密 文:曹祐謙



電影人生觀:《追擊枕邊謎》(Kahaani):秘密的背後還是秘密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追擊枕邊謎 Kahaani LifeCoachTYC.com

一個腹大便便的孕婦,千里尋找失蹤的丈夫,偏偏所有人都沒有見過她口中的丈夫,照片裏她的丈夫竟然與恐怖襲擊相關的通緝犯一個模樣,那麼她的丈夫是通緝犯,還是另有別情?

印度電影《追擊枕邊謎》(Kahaani)就是這麼一個故事,電影在兜轉之間,成功了利用了女主角楚楚可憐的孕婦形象,讓大家從同情心開始一步一步的接受這個孕婦口中難以查明的失蹤案件,不惜幫她鞍前馬後的擔憂焦慮,嘗試幫她拆開一個又一個的謎團,隨著這個可憐的孕婦被利用成為找尋恐怖襲擊通緝犯的工具,大家更是忿忿不平,恨不得能夠幫女主角找回那單純簡單的幸福。

寒晨 文:曹祐謙



寒晨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忘了有多久沒有一下子連睡接近8個鐘頭,或者比8個鐘頭多一點,西藥的確霸道,硬把我本來不太正常的生理時鐘拉回看似正常的狀態,但還是要扣除我半夜睡不安穩,又爬起床幾次,可惜藥物的副作用使人渾渾噩噩,只好回去倒頭繼續睡。

到了今早七點半起了床,寒意甚濃,除了發燒發炎被硬壓下去而帶來的寒冷,也包括了那些我嘴裡說著「與我無關」但內心深處依然擔憂的事,還有的確轉涼了的天氣。

沒撕下來的日曆寫著昨天原來是「寒露」,這意味著天氣步入深秋,慢慢秋老虎便會收起爪牙,迎接寒冬。兩個月零三天後,是我很特別的一個生日,2012年12月12日,因為我不太覺得2112年我還活著,所以今年這三個12連在一起,是我難得覺得自己生日很重要的一次,也早於一年前我就先把這個日子擺上了facebook的活動列表,很可能是我唯一一次有興趣辦的自己的生日聚會。

消失 文:曹祐謙



消失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我第一次感覺到「消失」這個概念是大約六、七歲的時候,那天我在台北舊宅的客廳裡踱著方步打轉,一抹夕陽從遠山後方透出,光透過了落地玻璃窗使整個客廳一片金黃,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更小的時候硬背下的詩詞,「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夕陽落去,我在客廳內徒如其來的感到一陣悲傷,蹲在地上哭得嗚嗚的,家母嚇了一大跳,不知道我為何哭的那般傷心,我回答了她,「因為一天過去了,消失了,不會再出現了!」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一輩子原來只有三萬天左右的概念,但我清楚的知道,就算像歌曲裏唱的「太陽落去明天依舊爬上來,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但那對我來說都是不一樣的,因為當下曾經擁有的那刻,消失了。

諾 文:曹祐謙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我時常在懷疑,現代人有多少真的重視承諾?古人所謂的「一諾千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在如今這世代就算通過重重法律規條箝制,那些承諾也依然隨時可能變成一句屁話。

沒有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東西,恐怕連放出來的屁都比其重上幾兩,我時時刻刻思考,是甚麼造成了如今這種「人無信可立」的狀態?後來我明白,這些便是予人的藉口,亦是予自己的藉口,如果人家可以不守信,我便可以,久而久之這就成為一種習慣,一種陋習,反正大家都不過是講講而已,何必那麼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