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ovie

電影愛情觀:《失戀33天》(Love is not Blind):失戀,是不幸福的結束 文:曹祐謙



電影愛情觀:《失戀33天》(Love is not Blind):失戀,是不幸福的結束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失戀33天 Love is not Blind

《失戀33天》是一套從網絡小說改編成的電影,2011年在內地的「世紀光棍節」(2011年11月11日)檔期上映,創下了由1500萬人民幣成本,卻造就了超過3億人民幣票房的黑馬奇蹟。以2011年而論,台灣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及《失戀33天》擁有極為相似的背景,包括由網絡小說改編,相對低成本製作,而創下不同的票房紀錄,某程度上,這是愛情的勝利,或者該更具體的稱為愛情的某些狀態通過社交網絡引起共鳴的勝利。

失戀是一種狀態

失戀,是一種狀態,是一個接受愛戀的感覺從有到無的過程,無論你之前是相戀、明戀、苦戀、暗戀,都可能會經歷這樣一種狀態。把一個人放進心裏很容易,把在心裡的那個人挖出來,卻是極為艱難痛苦的事情。

如果你說失戀是一種病,沒有人可以告訴你症狀何時可以消退,有甚麼藥可以讓你痊癒,人只能一直等,等心裏面挖出來的那人留下的空洞慢慢消失,等有另一個值得的人讓我們擺進心裏。

電影愛情觀:《星光夢裏人》(The Artist):愛戀不須言,舊夢仍須記 文:曹祐謙



電影愛情觀:《星光夢裏人》(The Artist):愛戀不須言,舊夢仍須記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星光夢裏人The Artist

你上次看默片是甚麼時候?沒錯!我說的是「默片」,就是「無聲電影」。對於現今的觀眾而言,似乎黑白電影已經是「老電影」的代表了,大家卻往往忘記了,在黑白的有聲電影出現之前,在現場錄音技術發明之前,黑白的默片,曾經有過輝煌的歷史!講到這裡,可能很多朋友馬上會想起喜劇巨匠,查理‧卓別林(Sir Charles Spencer “Charlie" Chaplin Jr.),當然,這也是絕大部分的人對默片的唯一印象。

在2012年第69屆金球獎中拿下三個獎項(包括喜劇和音樂類最佳電影、喜劇與音樂類最佳男主角、最佳配樂)的《星光夢裏人》(The Artist),完全打破了現今觀眾的觀影習慣,因為這套電影幾乎是一套徹徹底底的「默片」,不單止沒有演員的對話聲音,只有配樂,而且跟以往的默片一樣,這套電影是方塊狀的,並不是大家熟悉的闊螢幕。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電影版:九把刀忘了沈佳宜的愛情 文:曹祐謙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電影版:九把刀忘了沈佳宜的愛情

文:曹祐謙(Life Coach Y. C. TSAO)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這篇文章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該寫還是不該寫,寫出來九成會被人罵,但最後還是決定寫了!我算是一個九把刀迷,從他還在網絡上發表小說的年代,就已經在追看他寫的那些故事,我最喜歡的系列除了《殺手》,就是後來編印成書的《九把刀電影院》這整個系列,中間包括了《月老》、《紅線》、《等一個人咖啡》、《愛情,兩好三壞》這一些作品,我知道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這本書很久了,直到今年才真的在一個心情不是太好的日子,買下來,好好看完了!這本書,是九把刀整個愛情觀的總綱!

我很喜歡整個故事,很喜歡整本書!我覺得,像柯景騰這樣熱血的去愛一個人,這麼幼稚的去愛一個人,那種人生,那種經歷,絕對是難能可貴的!那是一種愛的很用力很用力,愛到放不下,不惜一切的戀愛!就算文字寫的再瀟灑,你還是看得出來那種強烈的不捨,就算曠時日久,那種愛,沒有變!

今年上映的電影版,我用非常期待的心情,甚至試圖賦予整個觀影過程特別的意義,邀請了一個我想一起分享第一次看這套電影的過程的朋友,在中秋節之後的那天,看了香港區的優先場。(如果有看到電影書衣版小說封面的朋友,應該可以在書衣上找到這句:「男孩用電影打造了時光機,只為了再一次與女孩相遇。8/19,帶著你的命中註定,走進電影院,再一次收藏青春」)